许才升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旬邑县政府   作者:党史办-管理员   点击数:   发表时间:2016-10-30 11:22:03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(1903—1928.05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奔向革命的新程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许才升,生于1903年,是陕西省旬邑县城关镇西关村人。家住县城盐店巷,祖祖辈辈以农为业,家境贫寒,平日主要靠许才升的父亲摆摊卖小杂货维持生计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许才升天资聪颖、性格强悍、活泼好动、上进心强。许父在家境极其困难的情况下,坚持供其上学,但由于家庭经济实在困难,许才升于1915年就辍学到旬邑县宝塔高等小学做勤杂工。他一面工作,一面学习。贫困而又艰苦的处境使他更加发奋读书,刻苦练字,但由于消耗的纸墨太多,家中无力支付,许父给他想了个办法,让他找来一块方砖磨光,用泥土作墨在上面练字。就这样,他练就了一?#32622;首鄭?#23398;?#20826;?#32489;骄人,于1919年正式考入宝塔高等小学读书。他在学业上进步很快,考试经常名列前茅,是同学们信得过的学长。 1922年以优异成绩毕业于宝塔高等小学,后又考入王授金创办的西安新民中学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目睹家乡人民所受的苦难,许才升一心向往没有剥削、没有压迫,平等?#26434;?#30340;世界。他经常向家人和同学提出:“世界上为什么有人压迫人?#34180;ⅰ?#20026;什么有贫者和富者”等一系列问题。面对强暴,他更是铁骨铮铮,从不屈服。一次,许才升在西?#27493;?#19978;看见?#29238;?#27915;人欺侮一个中国人,顿时怒火填膺,赶?#20808;?#30603;目怒斥道:“胆大的洋狗子,不想活了,怎敢欺负中国人!?#22868;父?#27915;人见是个土里土气的青年人,毫不在意,并嗤之?#21592;牽?#35768;才升一气之下追打?#29238;?#27915;人,被警察关进了监狱,后经进步人士营救,才被?#22836;擰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许才升考入西安新民中学后,在共产党人吕佑乾等人的帮助下,逐渐明白了:要解救天下受苦受难的大众,光靠自己的力量是不行的,必须动员千百万民众,在共产党的旗帜下闹革命。他最终接受了马列主义,于1924年下半年加入了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。1925年冬,又加入了中国共产党。从此,走上了革命道路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埋下革命的火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926年?#38126;?#35768;才升带着陕西共产党人魏野畴的指示,长途跋涉、风尘仆仆地回到了自己的家乡—旬邑县城,以国民党陕西省党部特派员的身份,同王日省、王子健等进步人士于同年8月在宝塔高小建立了国民党旬邑支部,许才升任干事长;9月在张洪、太峪、职田、土桥分别建立了国民党区分部;10月在宝塔高等小学建立了中共旬邑特别支部,许才升任书记,王廷?#31561;?#23459;传委员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同年10月的一天,许才升同宁克齐、王廷璧等人,组织县城学生同崔家河、连家河、焦家河的农民游行?#23601;?#35768;才升、宁克齐拿着小红旗,精神振奋地走在?#28216;?#30340;前边,他俩带着?#28216;?#30001;县城东街出发,经中山街直到县府门前请愿。一路上,游行的人们高呼口号,在县府门前后,许才升?#23500;佑?#34892;的群众把“打倒贪官污吏”的标语贴到县府大门上,把“打倒土豪?#30001;稹?#30340;标语贴在了五区总绅王兆贤的门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打倒?#32451;?#24335;的军队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打倒贪官污吏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打倒土豪?#30001;穡 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抗交苛捐杂税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此时,群众的口?#27966;?#21898;成一片。县长于接天不得不缩头缩脑地出来和群众见面。许才升、宁克齐、王廷璧等人挺胸上前,异口同声地说道:“我们要求清理地方财政,反对预征钱粮,收回教育权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你答应不答应我们提出的条件?”王廷璧大声质问于接天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于接天看着眼前的许才升、王廷璧等?#29238;?#34880;气方刚的青年和后边围得水泄不通的?#20449;?#32769;幼,自知眼前处境对自己不利,便装成一本正经的样子,站在桌子上说:“父老乡亲姐妹们,我非常理解你们的难处……我代表政府答应你们提出的条件。”谁知于接天是个善于玩弄权术阴谋的家伙。事后,立即动员当地警察、驻旬邑反动军队黄颜英部武力镇压请愿的代表和参加的群众。许才升、王廷璧等人不顾个人安危,通过各种方式,同反动派进行了顽强的斗争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1月,许才升根据党的工作需要,兼任旬邑宝塔高小校长。他一方面利用课堂宣传革命思想,指导学生阅读《中国青年》、《向导》、《共进》、《唯物史观》、《?#26102;?#35770;?#36820;?#22823;量革命书刊,大力促进马列主义在学校的传播,培养和发展了一批进步学生加入共产党;另一方面,又和宁克齐、王廷璧、程永盛等人以国民党县党部的名义,组织宝塔高等小学、仓里小学学生批判四书五经,同顽固的封建旧学派代理人蒲鼎伯等人作针锋相对的斗争,夺回教育权,成立了新的校务委员会和教务委员会。许才升、宁克齐分别担任校务主任和教务主任,成立了学生联合会,促进了旬邑新文化运动的发展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此时,旬邑革命?#38382;?#21516;全陕西地区的革命?#38382;?#19968;样,新的高潮时期来到了。许才升、王廷璧等人革命精神更加振奋,他们趁热打铁,及时组织旬邑县城的农民骨干开展革命活动。不久,在关帝庙成立了旬邑农民协会,大家一致?#33970;?#35768;才升任主席。他当选农民协会主席的第二天,就同王廷璧主持创办了《民众周报》,以生动简洁的文?#20013;?#20256;革命政策,指导旬邑农民运动。短短?#29238;?#26376;,在宣传动员农民的基础上,组织成立了职田、太村、土桥、底庙、清塬五个区的农民协会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927年初,许才升同王廷璧等人齐心协力创办了农民夜校。组织农民学习文化科学知识,破除根深蒂固的封建思想,培训了一批素?#24335;?#22909;的农民运动骨干分子。同年3月,陕西省政府派员收购小麦,不付现价顶作三年公粮。群众无力交纳,许才升挺身而出,以县党部和县农民协会主席的身份亲自到县府交涉,提出了减粮的条件,结果公粮减去了一大部分。同月,许才升来到魏洛村检查平民夜校工作,他发?#24092;?#37324;的农民思想基础好,就组织农民学习有关革命理论知识,畅谈革命?#38382;?#21644;各自的远大抱负,带领这些农民到附近村庄开展革命活动。不久,把思想成熟的第五伯昌等11名农民发展为中共党员,成立了旬邑县第一个农村支部—魏洛支部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927年3月18日,旬邑县宝塔高小门前,人头攒动,人声鼎?#26657;?#23398;生、教师、商人、县府职员、各区农民约5000多人汇集于此,参加许才升亲自主持的“三·一八?#22868;?#24565;大会。在讲台上,许才升面对眼前众多的旬邑父老,语气激愤地说:“3月18日,是段祺瑞惨杀我同胞的黑暗日子,也是被难烈士的纪念日,我们今天举行盛会,目的是要继承烈士未竟的事业,为驱逐帝国主义出中国,推翻反动军阀的残酷?#25345;?#32780;斗争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场的人们全神贯注地听着,默默地握紧了拳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尔后,许才升又在“四·二八?#34180;ⅰ?#20116;·一?#34180;ⅰ?#20116;·四?#34180;ⅰ?#20116;·五?#34180;ⅰ?#20116;卅”等纪念日时,亲自组织和主持了形式多样,具有规模、?#36299;?#24456;大的纪念大会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年一度的县城骡马古会开始了,街市?#20808;巳耗?#32937;接踵,熙熙攘攘,家家户户的?#20449;?#32769;幼都去赶会,也有外省外县的来客。意大利基督教神父潘渡义(中国名)借此机会,伙同教主黄拐子、教徒赵燕燕等人,花钱在街市上搭棚、设摊,向人们鼓吹基督教教义。许才升、王廷璧、程永盛、程国柱等人带领学生分两组同反动神父和教徒们展开舌?#20581;?#24072;生们才?#27982;?#25463;,口齿犀利,?#20826;?#25945;徒们宣扬的“上帝创世?#34180;ⅰ?#19978;帝造人”的学说,教徒们无可争辩,理屈?#26159;睿?#21482;得慌慌张张地拆棚收摊。随后,许才升等人,以文?#25112;?#30446;形式宣传反封建思想。许才升亲自扮演《放脚》一戏中的角色,演得有声有色,形象逼真,吸引观众。一位?#20808;四?#30528;雪白的胡须说:“看了才升演的戏,我这个老实疙瘩子人的心里才明白,原来神鬼迷信那一套全是哄人哩,?#20197;?#19981;信它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随后,许才升又与王廷璧、程永盛、程国柱、吕佑乾、吕凤岐、王浪波等人相继建立了清塬郝村、?#40763;?#24213;庙、中区蒲家堡等中?#25165;?#26449;支部,为发动旬邑农民起义奠定了坚实的基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击响起义的信号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928年4月4日,许才升去省委联系工作时,接受了省委2月18日根据中央“八·七?#34987;?#35758;召开的第二次扩大会议指示精神,急速赶回县城,同吕佑乾召开了中心支部会议,对组织起义工作作了详细?#25165;牛?#24182;分头下去召开党员会议。就在这时,程永盛派人送来了亲?#24066;牛?#21578;诉他们省上派来的催粮委员梁武同当地?#30001;?#31243;茂育串通一气,来到坚持抗粮抗款的清塬郝村,威?#25165;?#27665;交粮交款。梁武气势汹汹地说:“我一手拿着生死薄,一手拿着勾魂笔,叫谁死谁就得死,叫谁活谁才能活。”这句话激起了广大农民的极大愤怒,他们?#36861;?#35201;求团结起来,以武力反抗官府?#30001;?#30340;压榨剥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许才升等人意识到,起义的时机已成熟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当天晚上,在安仁村龙王庙?#38126;?#19968;盏油灯照亮了坐在周围开会的同志的面孔,许才升、吕凤岐、王浪波、程永盛等人在这里分析了当前的革命?#38382;疲?#20915;定响应省委?#30333;?#32455;全陕西的总暴动”的决定,发起旬邑农民起义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5月5日,鸡叫头遍时分,繁星?#20102;福?#22812;静人寂。许才升按照星星方位,沿小路赶到清塬郝村。当天,许才升、程永盛、程国柱等人深入到各家各户秘密动员宣传。当晚在程永盛家召开了党员会议。许才升在会上说道:“催粮委员催粮如命,群众无力交纳,我们要把清塬的农民组织起来,到县城去‘交农’,推翻这些贪官污吏的?#25345;巍?#20182;转过身去,对程国柱、程百印布置道:“打蛇要打头,擒贼先擒王,你俩明天带人把梁武、程茂育干掉,看看谁再敢向农民逼粮要款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说动就动。第二天,程国柱和几名青年学生带着枪支杀死了梁武、程茂育两人,革命?#19968;?#32456;于燃烧起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5月6日中午,许才升看时机已到,立即决定“鸡毛传贴,击鼓为号”的起义信号,动员农民当天下午开始起义。程国柱按许才升的?#24895;潰?#29228;坡越岭到各村宣传动员农民。吕凤岐组织宝塔高小的党员在县城的文庙内召开了?#20305;?#26292;动?#28216;?#25915;取县城的会议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东风呼号,星耀月明。一阵急促的鼓声由郝村药王庙传出,驾驭着?#29399;?#20256;到各个村庄。鼓声就是命令,郝村、班村、南豪、庄河、幼里等村庄的农民迅速拿着武器赶到了郝村药王庙。不到两个小时,药王庙里聚集了140多名带着武器的农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许才升走上庙台,看了看台下一张?#27966;?#24773;严肃的脸庞,放声讲道:“父老乡亲们,今晚我们各村农民集合起来到县城去‘交农’……”他越讲嗓门越高,“我们农民必须全部动员起来,?#22836;?#21160;官府对着干,要扛粮、抗款、抗税、抗捐,不杀掉这一伙贪官污吏?#30001;穡?#20915;不罢休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打倒贪官污吏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打倒土豪?#30001;穡 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阵阵口?#27966;?#21709;彻云霄,震撼着渭北古原大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夜晚的清塬被涂上了一层淡淡的月色,那一起一伏的地势,像大海的波?#21361;?#22312;?#29399;?#30340;劲吹下呼啸着向前奔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燃烧起义的?#19968;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许才升带领的农民起义?#28216;?#20986;发了。起义?#28216;?#32463;吕家村时,?#30001;?#21525;善堂早已?#21448;?#22829;夭,许才升同程永盛把吕善堂家的全部财产分给了农民。起义?#28216;?#32463;陈家村到赵家村后,南堡子、赵家湾、杜家嘴等附近村庄的农民,踊跃参加,?#36861;?#21709;应,?#28216;?#22686;加到400余人。为了攻打县城,许才升在赵家村及时召开会议,布置了起义具体行动方案。会后,许才升、程永盛、程国柱又迅速地带队向县城进发。到坡头塬畔时,点火与县城作内应的同?#25937;?#24471;联系,刹时,一堆堆熊熊的篝火燃烧起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篝火就是战斗的命令、联系的信号。在县城事先?#25165;?#22909;的崔维峻、张?#36861;?#31561;人和从城门下的水眼钻进去的崔廷儒、侯天佐等人立即用石头?#19968;?#38081;锁、打开了城门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许才升等人带领的农民?#28216;?#36805;速来到城下,神不知鬼不觉地从南门进入了县城。此时,已是5月7日凌晨4点左右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县城内仍是一片寂静。起义?#28216;?#36827;县城后,根据许才升的事先部署,兵分三路,分别行动。第一路,由许才升、程永盛带领,直捣县府和监狱。被惊醒的县府管账、一总、二总、班头都闻风而?#21360;?#39746;?#21892;?#25955;的县府秘书刚要溜走,程永盛跨步上前挡住去路,手起刀落,结束了他的性命。许才升命人迅速查收了县府的印章、档案,遂?#21019;游?#20914;进了看守所,砸开监狱大门。伪县府的看守所长企图上前阻止,被愤怒的农民挥着?#30585;?#36865;上西天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牢门砸开了。饱受摧残的共产党员王廷璧、王日省等流着激动的热泪,握着许才升的手说:“农民暴动搞起来了比什么都好,我们全靠党组织的解救。”一位40出头的人感激地哭着说:“要不是今天你们救我,说不定我就要见阎王了。才升,你带人救了我,给了?#19994;?#20108;次生命,你给我一把矛,我也要杀?#26657;?#20026;咱穷人出气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对,我们要求参加你们的?#28216;椋 ?#34987;救的群众?#24049;?#20102;起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看着挣脱了枷锁的广大群众,许才升心情激动,高声说:“你们?#25954;?#24178;,我们?#38431; ?#39039;时,浩浩?#21561;?#30340;起义?#28216;?#24840;益壮大,如潮水般涌向县府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第二路和第三路的起义?#28216;?#20998;别包围了?#38761;?#23616;和教堂,打开粮仓,救济穷人,赶跑了反动神父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许才升、程永盛、程国柱同县城内的吕佑乾、吕凤岐、王浪波汇合后,程双印、程百印等人把从县府弄出的钱、粮、?#38126;?#20998;发给生活贫苦的农民。接着,又活捉新任县长李克宣,召集学生、农民等在宝塔高小大门外,召开了斗争李克宣大会。会后,在许才升等人领导下,起义?#28216;?#20030;行了声势浩大的?#23601;?#28216;行,广大农民张贴标?#38126;?#39640;呼口号:“打到李克宣!?#34180;安?#38500;土豪?#30001;穡 ?#35768;才升和吕凤岐还亲自书写标?#38126;?#36946;劲的字迹,布满了旬邑的大?#20013;?#24055;,鼓人?#20998;荊?#20652;人奋进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游行结束后,暴动?#28216;?#28779;烧了县府的粮册档案,农民无不拍手称快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当天晚上,许才升主持召开党员会议,研究暴动后的工作。他看着坐在周围领?#35745;?#20041;的吕佑乾等人说道:“我们占领了县城,但要做的事情很多,咱们商量一下下一步到?#33258;?#26679;搞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?#29238;?#20154;经过仔细的商量,做了详细的?#25165;擰?#19968;方面维持好县城的秩序,另一方面要整顿和武装咱们的?#28216;欏?#27492;外,在维持县城秩序时,如果力量不够,可以把崔家河、连家河、焦家河的农民全部发动起来,在守好县城的基础上,抽一部分人到南塬土桥等地搞宣传工作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5月8日晨,吕佑乾、许才升正分别带人按头晚会议?#25165;?#25191;行任务时,突然得到一个意外的消息:彬县的敌人欲伸出魔爪,血洗旬邑县城的农民起义力量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情况紧急,刻不容缓。吕佑乾、许才升立即?#25165;?#21147;量防守。他们一方面命令第五伯昌、程群儿骑马到彬县泾?#20248;?#20390;察敌情,另一方面命令程百印、程永延带30人到彬县黄家桥埋伏,阻击彬县来?#23567;?#21516;时,由许才升亲自率领部队去郝村进行军事整顿。临行前,为防后?#36857;?#21448;杀掉了县长李克宣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许才升同程永盛、程国柱将?#28216;?#25289;到清塬郝村后,抓紧时机整顿。许才升更是整日忙得不可开交。他废寝忘?#22330;?#31469;尽全力整顿?#28216;欏?#30475;到眼前农民踊跃参加革命、起义又取得了初步的胜利,他心情愉快地笑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清塬郝村紧张的整顿全面结束。5月11日清晨,许才升同程永盛、程国柱带领这支有230余人的农民武装?#28216;椋?#36808;着矫健的步伐,浩浩?#21561;?#22320;开进了旬邑县城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此时的旬邑县城一片欢歌笑?#38126;?#20154;们兴高?#38378;业?#36814;接着自己的?#28216;欏?#35768;才升派程国柱带领十几人,加强了县城防守,以?#24613;付?#20184;一切前来袭击的敌人。为了巩固起义成果,建立政权组织,许才升等人决定成立“旬邑县临时苏维埃政府?#34180;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5月12日上午,天气晴朗,?#22836;?#24494;煦,鸟舞鹊跃,旬邑县临时苏维埃政府成立大会召开了。宝塔高小大门横幅上的“旬邑县临时苏维埃政府?#31508;?#20010;大字,在阳光下显得苍劲有力,一面鲜红的党旗在大门的上空迎风招展,大门两边“要有?#20934;?#35273;悟性,勿作时代落伍者”的对联引人注目。二门上的对联“要学那铮铮者辈,勿效彼庸庸之流”,使与会的人?#24378;?#21518;深受启发和鼓舞。整个会场在程国柱带领人员维持下,安全有序,一片庄?#20808;?#28872;的气氛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0时许,中共旬邑区委书记吕佑乾稳步走上主席台,高声宣布:“旬邑县临时苏维埃政府正式成立了!”许才升代表新成立的临时苏维埃政府讲了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临时苏维埃政府和工农革命军?#28216;?#30340;领导成员名单全部宣布之后,台上台下响起了热烈的掌声。旬邑县临时苏维埃政府的成立,标志着受压迫受奴役的旬邑人民几千年来第一次以主人的姿态,走上了政治舞台,标志着整个渭北、乃至陇东的政治?#36136;?#20174;此将发生重大变化,标志着中国共产党的革命活动在旬邑所取得的丰硕成果。它将对旬邑的历史几十万旬邑人民的命运,造成空前的?#36299;臁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5月13日,旬邑县临时苏维埃政府工农革命军?#23500;?#37096;第二连战士,在许才升的带领下,由县城驻进了张家村,将?#23500;?#37096;设在村南门的老爷庙内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许才升带领第二连驻扎张家村后,张家村的革命活动轰轰烈?#19994;?#24320;展起来,听讲演、参加革命的农民越来越多。战士们同村上的农民一起刷?#30784;?#25171;到土豪?#30001;稹薄ⅰ?#25171;倒贪官污吏?#34180;ⅰ?#31351;人要翻身,就要起来革命”等标?#38126;?#21040;处进行革命宣传。不久,在许才升的组织下,张家村农协会成立起来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5月中旬,王浪波等人配合许才升?#25351;?#20102;太村镇农民协会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5月下旬,许才升等人率领和动员农民分别到高家台、那坡子、马家堡等地没收了?#30001;?#39640;振壁、王天贵、张志宽、张银昌等人的钱、粮、衣物、农具等,分发给生活困苦的农民。农民们高兴地夸赞说:“许才升带领的农民?#28216;椋?#21487;救了我们穷人的命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旬邑起义的?#19968;穡?#36805;速由南塬?#24613;?#20840;县,并波及邻近的彬县、淳化、永寿以?#31918;?#32899;的宁县、灵台等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渭北烽火英雄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旬邑农民起义引起了敌人的极大?#21482;擰?#20182;们迅速?#30772;?#21453;攻,妄?#35745;?#28781;这股越燃越烈的革命火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国民党彬乾区行政长官刘必?#38126;?#26426;关算尽,下出了两着棋:一着是派代理县长李焕章亲?#28304;?#21453;动民团等进?#23567;?#22260;剿”;另一着是和旬邑五区总绅王兆贤相互勾结,企图从内部瓦解起义?#28216;欏?#20182;们先采取卑劣手?#21361;?#25910;买流氓无产者混进起义?#28216;椋?#35753;其四处散布“彬县专署将对旬邑进行清洗,凡参加起义者,杀了官员的要诛灭九族、劫了狱的必抄家”,进行反革命活动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5月30日凌晨,乌云压城,黑雾茫茫。被收买的流氓无产者刘兴汉一伙倾巢而动,一场险恶的反革命叛乱发生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县城领导农民起义工作的程永盛、吕佑乾、吕凤岐、王浪波、王廷璧、程国柱先后被捕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接着敌人又向着张家村扑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刘兴汉派?#29238;?#29226;牙溜进张家村工农革命军?#23500;?#37096;对许才升说:“红学头目袁金章到县城了,请你下县开会哩!”因以前有过争取袁金章红学民团力量的事情,许才升信以为真,决定随同前往。刚出张家村,刘兴汗的?#29238;?#29226;牙立即凶相?#19979;叮?#19968;扑而上,绑住了许才升。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狡猾的敌人害怕张家村和县城的农民武装?#39062;?#38376;坡截击营救许才升,决定绕?#26469;?#21776;家村附近,经过店头岭、焦家坡,到崔家河村后,再沿崔家河川下游进县城。这时,程百印、程双印带着从县城北门突围出来的30余人,赶到了崔家河村,为营救许才升,同敌人展开了搏斗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崔家河村地处第界山区,?#24093;?#32437;横,山峦迭嶂。敌人初战不利,慌忙押着许才升经史家塬山坳溜进了史家村。程百印、程双印由于带领?#28216;?#36208;错了路线,失去了营救许才升的最后机会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午饭后,许才升被敌人从史家村押进县城途中。看到被敌人绑在大?#31508;?#19978;的吕佑乾、王浪波、吕凤岐等人时,他慷慨而镇定地说:“我们一定要和敌人斗争到?#20303;?#24597;什么?最大不过一死!可死对我们来说,算得了什么?我们是不怕死的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自鸣得意的敌人一方面急于到县城请功领赏,一方面害怕农民武装力量前来营救被捕者,决定立即把许才升等七人押往县城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许才升等被押到旬邑县城盐店巷时,站在街旁的蒲三劝许才升同家里人见个面。许才升目视前方,头也不偏地回答:“我许才升堂堂男子?#28023;?#20570;事光明磊落,?#24066;?#26080;愧!父?#20303;?#27597;?#20303;?#24351;弟他们知道后是不会怨我、恨我的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汃?#20248;?#21495;,西风呼?#23567;?#21439;城的?#20449;?#32769;幼听说敌人要把许才升、吕佑乾等七人押走,群情激愤,一齐涌上街头,将街道围得水泄不通。叛徒刘兴汉瞪着贼眼猛地端起枪:“谁要上前捣乱就毙了谁!”许才升为了不使群众受到伤害,急忙转过头面对一个个义愤填膺的人们说道:“父老兄弟们,你们回去吧!你们放心,我们会对付这群恶狗的。”人们像没有听到许才升的?#20843;?#30340;,还是紧紧的围在许才升的周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许才升又一次转过头来:“你们回……回去吧,你们不回去,我们也……”他的喉咙哽咽,眼眶里滚出了一串串泪珠。这个在敌人面前毫无惧色,没掉过一滴泪的铁汉子,却被眼前群众的深情厚意感动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当天下午,许才升、吕佑乾、吕凤岐、王浪波、程永盛、程国柱、王廷?#24403;坏?#20154;从义井坡押解上塬,踏上了去彬县的路途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5月31日清晨,敌人?#38376;?#36710;把许才升、吕佑乾等七位起义领导人押送张洪。一路上敌人的刀枪紧围,寒气逼人,许才升等泰然自若。两脚、胳膊被捆着的许才升,一路上不停地唱着秦腔《斩李广》中的唱词:“再不能把奸贼的双眼剜,再不能……”敌人反复制止,他置之不理。大车经过张洪街时,许才升看到街旁相识的一位?#20808;耍?#22823;声?#23454;潰骸?#24352;先生,他们说我们这些人有?#38126;?#25105;们真的有罪吗?”说着他转过头去,蔑视地瞥了刘兴汉等人一眼,坚决而自信地喊道:“不!有罪的不是我们,而是他们这些狗杂种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最后,许才升、吕佑乾等人被关押在张洪城里。此时,敌人的阴谋完全暴?#35835;恕?#26092;邑县府代理县长李焕章和豪绅王兆贤带着一?#24717;?#21160;武装力量,早已由彬县赶到这里等候,?#24613;?#31192;密杀害这七位共产党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七位英勇的共产党人从容不迫、大义凛然地走向刑场,高呼着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我们的事业是正义的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我们的仇是有人报的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中国共产党万岁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敌人的枪声中,他们一个个倒下,殷红的血洒在红红的黄土地上……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苍天默默,凄风泣泣。赶到现场的人们,看见倒在血泊中的七烈士,悲?#20174;?#32477;,泪流满面。许才升的生前好友周?#25285;?#25552;着?#36843;?#26469;祭奠烈士英灵。悲痛至极的人们仇恨地咒骂惨无人道的敌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蛇蝎心肠的敌人,杀害七名旬邑起义领导人后,又同当地?#30001;稹?#21453;动军队勾结起来,对烈士的家属和参加起义的人们进行疯狂、残酷的报?#30784;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许才升的父亲许秃儿、弟弟许乃升被敌人逼得出没于第界、马栏的?#24093;?#23665;脊之中,整天食?#23433;恕?#21917;生水,披星戴月过夜,顶风沐雨度日,受尽了煎?#23613;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但是,野火烧不尽,?#24717;?#21561;又生。领导旬邑起义的许才升、吕佑乾等七人虽遭敌人杀害,但他们给人们留下了坚持真理、不屈不饶的革命精神。由程百印、程双印领导的红军?#20301;?#38431;,踏着烈士的血迹,继续浴血奋?#20581;?#20182;?#20146;?#20837;石门山区,坚持?#20301;?#25112;,为配合陕甘红军,为创建以照金为中心的陕?#26102;?#21306;根据地,做出了?#27605;住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987年,中共旬邑县委、旬邑县人民政府,为了缅怀先烈,激励后人,修建了“旬邑农民暴动纪念馆?#34180;?#20064;仲勋同志为旬邑农民起义题?#30465;?#29123;烧起渭北革命火焰的栒邑暴动是值得永远纪念的,以资教育后来人为建设社会主义祖国而奋斗?#34180;?#36825;必将永远鼓励和提醒今人和后人,珍惜革命烈士用鲜血和生命换来的幸福生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中国共产党人许才升的英雄形象将永?#30585;?#21051;在人民的脑海之中,他们的英雄业绩将永远彪炳于青史!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0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04-2016 中共旬邑县委 陕ICP备12004657号  陕公网安备 61042902000105号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邮政编码:711300 电话:029-34422885 34421572 邮箱:[email protected] 站点地图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旬邑县人民政府主办 旬邑县信息化工作办公?#39029;?#21150;  网站标识码:6104290037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重庆时时彩开奖统计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双色球17031期蓝球杀号天齐网 中国体育彩票走势图表标头 开乐彩在哪销售 今日p3开机号 香港赛马会跑马地会所王中王论坛 老11选5中奖技巧 河内三分彩哪里有的玩 p3试机号金码今天晚上 如何下载吉林快三平台 极速快3开奖结果 诈金花什么牌最大 体育彩票走势图有什么用 时时彩定位胆一期计划 任选9场规则 河北20选5胆托投注金额计算表